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另一人拉开车门说他非法营运,男子枣园路停车

图片 1

西安男子李华被"钓鱼执法"了。这天有人要到他的车上"避雨",随后被一名自称运政便衣的人员说是非法运营。后来李华再遇"避雨"男子药某,得知他因非法运营被扣车,为了减免处罚配合运政"钓鱼执法"。

非法营运司机被运政部门查获后,为获得减免处罚充当起了运政部门的“诱饵”,主动约非法营运司机并将车辆信息等传递给运政执法人员,结果却被遭查扣的司机指认出来,自己的问题也并没有得到解决。他非常后悔,说“运政执法负责人出尔反尔”。

7月30日,华商网报道,莲湖区相关部门调查表明,被举报涉嫌"执法钓鱼"的二人确是莲湖运政执法人员。

运政执法人员突然出现

图片 2

7月20日,小华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遭遇被“钓鱼执法”的经历。

网络配图

7月17日上午下着雨,小华到西安市枣园南路边停车等人。他说,突然有个人上车,称要避雨,话没说几分钟,另有一名男子拉开了他的车门,自称便衣运政人员,称小华这种行为是非法营运。接着,又来了几名穿制服的运政人员,称有视频为证,小华在非法营运,让配合调查,并强行要求把车钥匙交给他们,不然就强制拖车。

李华是怎么被"钓鱼"的?

无奈之下,小华把钥匙交给了运政执法人员。为了弄清楚原因,他跟上这辆车牌号为陕A60Y99的运政执法车,到了西安市莲湖区交通运管站。

7月17日,西安下了点小雨。李华在路边停车等人,忽然来了个人要上车躲雨。可没过两分钟,另一个男子拉开了自己的车门,自称是运政的便衣,说李华在非法运营。后面又来了几个穿制服的运政人员,说有视频为证,叫李华配合调查,否则就强制拖车。李华只好交出车钥匙,跟着运政执法车到了莲湖区交通运管站。

到了运管大厅,小华要求看视频,但对方要求他先去复印驾驶证和行驶证,复印好了再来大厅要求看视频,但小华照做后,他们仍没有给看,反而让小华签下《陕西省道路运输管理强制措施决定书》。小华拒绝签字。运政执法人员对小华说,“等调查吧,快了一周,慢了不超过两个月。”

李华要求看看"证据",对方叫他先复印行驶证、驾驶证再来。李华照做后,对方没有拿出视频,又让他签《山西省道路运输管理强制措施决定书》。李华拒签,对方则表示,调查结果会在一周到两个月间出来。后来,李华仍几次要求查看视频均无果。

随后小华又多次前往要求查看视频,结果都没有看到。

图片 3

图片 4

执法现场

坐车者原来是“诱饵”

7月19日,李华在交管站见到了那天上车"躲雨"的男子。在他的反复追问下,对方透露了实情。

7月19日下午,小华再次来到西安市莲湖区交通运管站交材料时,在大厅看见了7月17日上午坐他车“避雨”的那位男子。

这名男子姓药,他说自己的车因为非法运营被运政扣了。为了减免处罚,他配合运政执法。药某提供了一份聊天记录,上面显示着"再弄三个车,给我放车,等你的回信!"但没成想非但没有"将功补过",运政这边还"出尔反尔"了。

小华追问对方,为何上车后运政执法人员就来了?面对询问,男子说他是在配合运政部门执法,因为他的车此前非法营运被运政扣了,为了免除一些处罚,他才在7月17日上午上了小华的车。

药某现在感到万分后悔,把自己的身份证信息、手机号都给了李华,表示愿意随时为此事作证、实名举报相关人员。

小华说,对方在他的追问下不停道歉,并将个人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码交给小华,表示愿意随时出来作证。

图片 5

连续两天,小华不停地联系这位身份证上显示姓药的先生。电话中,药先生反复说,自己的车也被扣了,为了减免处罚,他没办法才配合运政执法人员,本打算通过这种方式“将功补过”,把自己的车早点取出来,“没想到运政执法负责人出尔反尔”。

网络配图

从两人的通话录音中,记者能听出来药先生对自己充当运政执法部门的“诱饵”非常后悔,他表示,将利用手中的资料实名举报运政相关人员。

药某表示,微信网名"风无邪"的正是运政执法负责人任某。任某给他推了好多可以约司机的平台,让他把车牌号、定位和价钱发过来就行。

图片 6

遇到李华的那天,药某给网名"一只胖乐"的执法人员发消息:现在还没有走,就我一人。对方回复:好。药某又发来车牌号和定位,对方再次回复:好。

通过微信为运政提供信息

李华和药某一起来到运政大厅,找到任某,药某当面表示李华无辜,是自己配合运政"钓鱼执法"。而任某只是含糊地表示"回头再说"。

22日上午11时30分许,药先生来到莲湖区交通运管站。小华与记者上前询问,药先生边打开手机边说,微信中网名“风无邪”的就是运政执法的负责人任某,两人相互添加微信后,“风无邪”还推给他“AA碑林便民”“咸阳万事帮”“陕西彬县微帮”等多个网络平台,称这些平台都是约司机的好平台。药先生称,他通过这些平台约司机后,将车牌号、定位以及商量好的价位发给执法人员即可。

图片 7

记者看到了药先生与“风无邪”的微信对话,药先生不停报告着自己约车的经过、车牌及位置,不断和“风无邪”商量,他已配合做了第一辆车的笔录,再约三辆车,希望把他的车给放了。

网络配图

药先生打开当天上小华车时的聊天记录,药先生将小华的车牌号发给了网名为“一只胖乐”的执法人员,当时他向“一只胖乐”发出信息“现在还没有走,就我一人”,一只胖乐回复“好”。药先生还把定位发给了“一只胖乐”,发了一个截图,报告了车牌号及定位。“一只胖乐”再次回复“好”。

事情曝光后,多名车主纷纷表示,自己有过类似遭遇。三名车主直接表示,对方说是要打车,谈拢了价格车也驶出后才表明自己的运政执法人员,然后就被扣车。罚金在1.5万到10万不等,有网约车车主因此受到很大影响。

这一聊天记录也解开了小华心中的谜团——难怪执法人员会突然“从天而降”,精准地抓住了他。原来是车里的药先生与车外的执法人员早已联系好的!

针对这一现象,莲湖区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初步证实,"风无邪"是执法大队副大队长,"一只胖乐"是普通执法人员。工信交通局一位张副局长称,便衣"钓鱼执法"不合法,车主可以复议。

小华将药先生当天的微信聊天记录拍摄成视频后,跟药先生及记者再次来到运政大厅里。药先生当着负责人任某的面,称他是受运政人员的指示充当了“诱饵”,然后上了小华的车,小华被扣是冤枉的,运政的执法行为是“钓鱼”执法。

对于药先生当面指证是自己指示其充当“诱饵”的说法,任某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含糊其辞地称“这是以前的事,回头再说”。对此,药先生称,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他将实名举报。

图片 8

律师:“钓鱼执法”不得作为处罚依据

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啸认为,行政行为的底线是合法性原则,如果行政执法机关以“陷阱取证”的方式施行法律,属严重损害了法律的公正性,也会使相对人丧失对法律和行政机关的信任。钓鱼执法取得的证据,因其不具备合法性,不得作为行政处罚、行政强制措施的依据。

他表示,履行行政管理职责的公职人员常常有个认识误区:行政法律法规是用来行使权力、规范乃至处罚相对人的。其实,作为公法的行政法律法规,首先约束的应该是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包括小华等行政相对人,可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相关行政强制措施和行政处罚。记者 佘晖

图片 9

本文由js金沙官网登录发布于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另一人拉开车门说他非法营运,男子枣园路停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