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救人神器,胡大一发出刚烈呼吁

东方网记者靳慧、王佳妮、刘轶琳7月23日报道:早高峰的地铁11号线徐家汇站,一名26岁男子突然倒地,心跳呼吸全无……这是2018年8月6日上午9时许发生的揪心一幕。在惋惜一条年轻生命逝去的同时,不少人将目光聚焦在了一个名为“AED”的急救设备上。该设备能够通过电击除颤,抢救心脏骤停的患者,因而也被称为“救命神器”。可惜的是,徐家汇站未配备该设备。

胡大一有人可能在公共场所看到过这种器械,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怎样使用。它是自动体外除颤仪,英文简称AED,是对付心源性猝死的急救器械。目前中国心源性猝死的总死亡人数每年有50多万,其中中青年不在少数。在猝死患者的急救中,AED的使用,能极大提高抢救成功率,但实际生活中,因AED的缺失而延误抢救时机的案例时有发生。那么我国公共场所AED配置和使用情况怎么样?它起到作用了吗?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开始调查。2017年6月12日,一个20多岁的男子在上海地铁突然倒地,呼吸停止、心跳停止。地铁站广播发出求助,女乘客蒋菁赶到现场对他进行心肺复苏。蒋菁做过8年的外科医生,又曾学习过心肺复苏等初级急救。然而,心肺复苏效果不明显。这时,上海地铁站工作人员拿来了AED,也就是自动体外除颤仪。经过除颤,这位青年男子得救了。和他有同样经历的还有一位加拿大籍旅客。2017年5月2日,刚刚到达浦东机场,这位旅客心脏骤停突然倒地,幸亏同伴相助,为他做心肺复苏并使用了机场配备的AED,他才挽回了生命。从这两个事例来看,AED在心脏病急救方面还是比较有效的。那么AED救的是哪一类危急重症呢?中华预防医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介绍:“血管快速由血栓导致狭窄的时候,出现了极快而不规则的心率失常,叫心室颤动,它已变成一种相当于心脏停止跳动、不能射血的一种蠕动的状态。它实际上是由于血栓导致缺血,直接导致猝死的原因。”这种危急重症是一种心源性猝死。我国每年有超过54万的人死于这种疾病,其中80%的病人都出现过室颤。胡大一告诉记者,急救心源性猝死的最有效办法就是及时用除颤仪除颤。“对这种快速导致猝死,极快又不规律的心室颤动,那就用直流电击。直流电让整个无序快速蠕动的心脏停止,重新给心脏正常指挥,指挥心脏运作就起死回生了。”胡大一说。除颤仪虽然有效,但据报道,在我国,像心源性猝死类的患者成功抢救率却不足1%,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急救心源性猝死的黄金时间仅有短短的4分钟。4分钟内除颤,患者生存率可达50%,但如果时间延迟,抢救成功率就会大幅下降。4分钟内没有急救措施,即使病人存活下来,也极有可能造成脑死亡。由于交通状况等原因,急救车4分钟内很难到达现场,而AED则可以弥补这个缺失。AED对于中国来说还属于新生事物,但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欧美国家已经对急救队员、消防员、警察等急救工作群体及普通民众进行AED使用培训,在人群聚集地、心脏病易发场所也配置了AED,比如,机场、车站,甚至有些飞机上也配置了AED。据了解,美国平均每10万人配备317台AED;日本每10万人配备235台。有数据显示,配置AED,急救效果明显。如,美国芝加哥一国际机场心脏骤停患者急救存活率达到64%。2006年前后,AED进入我国,公共场所开始配置AED。目前,北京上海两地有记录的将近2000台。大连、杭州、南京、海口、深圳等少数城市的公共场所配有少量AED。在北京,记者走访了多个人流聚集的公共场所。北京地铁,2016年累计客流30亿人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没有心脏除颤仪;首都机场,2016年累计客流量9000万人次。据了解,这里是北京配置AED最集中的地方。工作人员表示,整个机场各个显著位置都有AED;北京西站,2016年累计客流量超过1亿人次。记者发现这里没有配置AED,但有专业医护人员和专业除颤仪;中国高铁,2016年累计客流量14亿人次。工作人员说,高铁列车的每一名乘务员都经过红十字协会培训,包括心肺复苏以及人工呼吸。记者了解到,高铁有应急救护预案,有急救药箱,但并没有专门针对心脏骤停的急救设备AED。较高的价格,是AED在我国普及推广进展缓慢的原因之一。那么,如果有人免费捐赠,是不是就没有障碍了呢?“你能安排人值守吗?万一丢了谁负责?有人乱用怎么办?”这是某公园对AED捐赠者的答复,免费捐赠都不愿意要,这是为什么呢?一台贵重仪器,放在公共场所便于随时取用的地方,而且事关生死,怎么维护和怎么管理,谁来负责,这是个问题。但是,即使承诺维护和培训,AED的捐赠仍然没有被接受。一个名为“急救科普人”的公众号在微信中发布:“我个人想给我家附近的某地铁站捐赠一台AED,更愿意去做培训和维护,但一年来,同样是杳无音信。”中国红十字总会赈济救护部救护处处长郭建阳认为:“主要还是在法律政策方面缺少一些保障。第一关于公共场所配备AED,没有强制性的这样的要求和规定,所以大家特别是一些公共场所的负责单位、管理者没有主动性;另外还有一点,在我们国家还是给它列为医疗器械,医疗器械有一个明确的要求,只有医务人员可以使用。”AED须由医务人员使用的这个规定,是中国AED应用少的主要原因之一。“AED是一个自动体外除颤仪,是一个傻瓜机,真的是没有必要列为医疗器械,如果这个地方能够松绑,把它列为民用医疗设备的话,我觉得可能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就能够说至少在法律上没有那么多的瓶颈。”郭建阳说。AED的操作像傻瓜相机一样简单。在现场,识别患者没有呼吸和意识后,迅速呼喊,请人拿AED,同时呼叫120,然后开始做心肺复苏。拿到AED启动电源后,根据语音提示操作即可。胡大一表示,AED是高度自动化机器,它可以识别出是不是室颤,如果测到极快、极不规则的心率,它就会放电。AED机器误放电的几率很少,非常安全有效。虽然AED是个傻瓜型的机器,但是面对突然停止心跳的危重患者,即使AED唾手可取,又有多少人敢用这个设备对病人实施电击急救呢?这也是AED应用少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在平时对 AED无宣传、对民众基本无培训的情况下。而我国2011年至2015年,红十字会系统应急救护培训普及率仅有1.5%左右,参加过AED使用培训的人更少。郭建阳指出,法律上没有一个明确的保障条款,如果施救成功,那么皆大欢喜都没有问题,如果一旦救护失败,被救的人员死亡或者是其它不好的结果,施救者都会担心会被追究法律责任,这是很大的瓶颈。这个瓶颈的确困扰了很多人。有些公众场所虽然配置了AED,但是一说到用,大家仍心有疑虑。北京市西城区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王志东说:“有的人觉得我们培训的对象毕竟是没有医学基础的社会大众,这些人群培训了以后,一旦发生医患纠纷和矛盾如何处理?现在专业人士和患者之间都有一些医患纠纷和矛盾,这是社会的一种现实。”种种疑虑,容易理解。因为我国现有法律、法规不保护使用 AED 救治猝死者的行为,而这也是AED在国内配置少、应用少的第三个重要原因。到底该不该见义勇为、紧急施救?2017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民法总则》中一项被称为“好人法”的条款,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人们的疑虑。《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四条明确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它将于2017年10月1日生效。“好人法”为紧急施救的人提供了法律保障,但是AED只能医务人员使用的紧箍咒如果不解除的话,面向公众使用的AED要想广泛推广,依然面临法律的风险。为了让面临猝死威胁的人有更多生还的机会,社会还需要做很多。胡大一认为:“法律是一个重要保障,但我觉得还需要,社会应该更多包容、宽容这些,在一个人生命垂危的时候一个敢站出来,来救助患者的人;要宽容失败,不可能都成功。我们要增多配置、加强培训,我觉得从立法到社会宽容,要形成系统社会环境,才会让更多生命得到救治的机会。”心源性猝死的急救,是一场和死神赛跑的战斗,分秒必争。但是AED作为有效的急救工具,却成了尴尬的存在。目前中国在应急救护方面,面临的尴尬是:比起“不会救”,更大的问题在于“不敢救”。记者调查发现:一是配置AED的城市和公共场所不多,二是即使配置了,也存在没人敢用的尴尬。要想推广AED,不仅仅是配置AED设备的数量问题,更重要的是配套的公众培训,让更多的人“会用”。而“敢用”的问题,则需要政府推动,扫清法律障碍,让见义勇为的急救不再尴尬。

js金沙官网登录 1

上海地铁2号线陆家嘴站站台设置了AED

这起悲剧无疑敲响警钟:加快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上海,在公共场所的急救中究竟还有哪些“短板”?近日,东方网记者对于上海地铁AED配置和使用情况进行了一番调查。走访中,记者发现,比起AED硬件的不足,其“软件”似乎更成问题:该不该用?怎么用?敢不敢用?这些问题似乎让申城地铁内的AED无形中沦为了“装饰品”。

实地“巡站”:“已配置”“未配置”“曾经配置过”均有发生

探访场所:2号线陆家嘴地铁站

js金沙官网登录,有配置AED。该站点的AED是放在外面的,乘客能够直观看到。站台的两边尽头各有一台AED,像消防箱一样固定在墙上。在站厅,同样配置了两台AED,像小型的自动贩卖机竖在地上,上面还用图文形式写明了简单的使用方法,不过箱子是锁着的。工作人员表示,当发生突发情况时,市民肯定会首先联系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并拨打120,这时,工作人员也会用最快的速度打开AED的箱子对患者进行急救,在站内有部分工作人员是受过专业培训能够使用AED的。在装有AED的箱子外还配有一把小锤子。“这是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用来敲碎玻璃,取出AED进行急用。”

探访场所:13号线淮海中路地铁站

原本有AED,现已拆除。东方网记者找寻一圈未果,站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本该站点配有2台AED设备,但目前均已撤出站点。具体原因他并不清楚。同样的,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在淮海中路地铁站工作了近两年,听同事说之前也从未发生过需要使AED设备急救的情况。

探访场所:2号线、4号线、6号线、9号线交汇的世纪大道站

有配置AED。东方网记者在站内寻找一圈并未找到AED的位置,随后询问站内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站内有数台AED,分别位于2、6号线站台站厅等处,但他在使用上有“顾虑”。

员工“坦言”:“不敢救”“吃不准能否用”遇尴尬

心源性猝死的急救,是一场和死神赛跑的战斗,分秒必争。然而,东方网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却发现,面对AED这一有效的急救工具,地铁员工比起“不会救”,更大的问题在于“不敢救”。

js金沙官网登录 2

自动体外除颤机

“如果救护失败,我是否会被追究法律责任?这点是最担心的。”一位地铁一线工作人员告诉东方网记者,自己曾参与了相关急救培训,也掌握了AED设备的使用方法,但如果真的遇到紧急情况,可能还是不敢直接使用这一设备。“有专业背景的医疗人员也会与家属产生纠纷,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没有医学基础的社会大众?”

该名工作人员的话道出了不少地铁一线职工的想法。想救,但不敢救,这是一个令人有些无奈的现实。

采访中,地铁工作人员还向东方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于法律上的一点疑惑。根据《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自动体外除颤仪属于第三类医疗器械,即具有较高风险,需要采取特别措施严格控制管理以保证其安全、有效的医疗器械。使用该类器械的人员必须具备医疗资质。然而,根据《上海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在配置有自动体外除颤仪等急救器械的场所,经过培训的人员可以使用自动体外除颤仪等急救器械进行紧急现场救护。

“一边是必须具备医疗资质,另一边却是经过培训即可。我们很难去界定这个资格标准。目前,上海地铁的做法是,所有配置AED设备的站点必须保证一名值班站长或一名站务人员配备急救证。“

种种疑虑,不难理解,AED应用少也就在所难免了。不过,业内专家也同时指出,法律是一个重要保障,但社会也应该更多地去包容、去宽容这些勇敢站出来救助患者的人;要宽容失败,不可能都成功。“从立法到社会宽容,要形成系统社会环境,才会让更多生命得到被救治的机会。”

除了“不敢救”,地铁方面表示,并非所有晕倒的乘客都适用于AED急救设备。如何地作出准确判断“用”还是“不用”,这也是不少工作人员担心的问题。

此外,设置AED并非“一设了之”。一台AED均价从1万元至3万元不等,“我们站内的设备是由市红十字会提供的,但后续涉及电池与电极片每3至4年的更换、定期故障排查、相应安保等经费、管理与人员的投入等等问题”。地铁方面表示,以人员投入为例,地铁工作人员每年流动性较大,有些员工往往刚经过培训、正式上岗不到1年或2年就面临岗位调动,因此不得不加大培训的频次。然而,一名地铁员工上岗前至少要接受7种以上不同类型的培训,上岗后每月仍要保证一定的培训时间,若再加大培训频次,对于员工们而言似乎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js金沙官网登录 3

相关安全提示

专家“破局”:普及硬件之余更需尽早培养意识

如何将绣花式的精细管理理念融入到具体工作实践,怎样不留一个安全死角,让救命神器在关键时刻真正发挥作用,这或许是相关部门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

事实上,“中国心肺复苏周”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世界各国心脏骤停生存率有20倍的差别,其中美国全国平均水平为9.8%,是中国心脏骤停生存率的十倍。

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副主任、主任医师陆峰指出,AED设备配置应以人群密集处4-6分钟可得到最佳,即使目前全市已有1000多台AED设备,但要达到“4-6分钟可得到”的要求仍有相当大的距离。而比起AED设备的广泛布点,更重要的是,急救意识需要从小建立。培养更多“第一目击人”对提高院外心脏骤停存活率,吸引更多社会资源投入,改善我国心源性现状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js金沙官网登录 4

确保使用时现场环境安全的相关提示

陆峰说,事实上,高中学生只要掌握了相关急救知识,完全有应急施救的能力。即便是年龄稍小一些的初中学生,如果能在第一时间为心脏骤停患者进行心肺复苏,也能为患者赢得更多的救援等待时间。而对于年龄更小的未成年人来说,即便没有现场施救的能力,知道第一时间拨打120,或者能帮助施救者及时取得AED设备等,就能对施救起到积极的帮助。

上海医疗急救中心急救医生吴昕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没有医学背景的市民,也完全有能力去进行AED操作,“AED仪器显示屏上有图谱,你只需根据图谱和语音提示,就能进行紧急操作”。上海第十人民医院急诊医学科主治医师秦忠豪在采访中也提到了“黄金4分钟”这一说法:“如果第一时间进行了体外除颤的相关抢救,可能最乐观的情况是这位病人在当时就被救了回来,那么再将病人送往医院救治,存活的概率就是大大提高。”

js金沙官网登录 5

世纪大道站站厅设置了AED

在国外,AED的使用情况如何?据美国华裔心脏协会会长刘秀实介绍,2000年美国克林顿总统便命令美国联邦楼中全面放置AED设备;2007年美国心脏协会提出在学校放置AED,2011年美国通过法律,明确要求中学生学会心肺复苏,并将其作为中学毕业考核内容;目前,美国已有34个州立法,要求学校放置AED。“美国心肺复苏技术在学生中的高度普及,以及AED设备在学校的高密度投放,大大改善美国心脏骤停救治现状,使其院外心脏骤停存活率占据世界前列。”

专家表示,仅有先进的急救设备还不够,还要有训练有素、随时待命并受到法律保障的人,才能构成一张有温度的城市生命守护网。

(视频作者:刘昊、柏可林)

本文由js金沙官网登录发布于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救人神器,胡大一发出刚烈呼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