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蛋壳青客等多家长租公寓平台涉嫌,长租公寓平

图片 1

过去的2018年,中国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收到租房相关投诉共1246例。据平台统计,涉及相关投诉的企业超过150家,其中消费者集中投诉的租房平台有10家。这其中包括:自如、贝壳网、我爱我家、安居客、蛋壳公寓、青客公寓、寓见公寓、小家联行、巴乐兔租房和优客逸家。

以消费者信用换取资金保障,让消费者“交租”变“还贷”的情况,大大地增加了消费者的风险。青年报资料图

不退押金、恶意欺诈等行为一直是消费者投诉的热点问题。此外,“租房贷”成为过去一年里突出的消费问题。

图片 2

租房变还贷 长租公寓“暴雷”不断

在该应届生租房优惠政策的介绍页面上仔细浏览可发现“活动规则”。网络截图

自去年2月起,国内多家长租公寓资金链断裂频频爆仓引发广泛关注。从去年8月份杭州鼎家,到10月份的上海寓见,再到11月的北京昊园恒业,如此密集程度,在往年实属罕见。

据《青年报》报道,每年的毕业季来临,各大长租公寓平台都会推出诸多吸引毕业生租房的优惠政策,比如“租房0押金”“月付”“租房返现”等。本是方便应届毕业生的优惠,但不少学生却反映,某些长租公寓平台存在利用优惠政策引诱毕业生租房时进行“分期贷款”的情况。

长租公寓分为两种,一种是以万科、金地、远洋等为代表的集中式公寓,另一种是以自如、相寓、蛋壳为代表的分散式公寓。

租客莫名其妙变成“背债人”

图片 3

“我是签完租房合同后,才发现里面涉及一个贷款。”应届毕业生张小姐讲述了近期的一次租房遭遇:在没被告知涉及贷款的情况下,张小姐被蛋壳长租公寓平台的业务人员引诱选择“0押金”租房优惠政策,莫名其妙地背上了贷款。

“租房贷”平台的运营模式,一般是由长租公寓运营企业在租赁环节引入金融机构一次性垫付房租,租客与金融机构签署贷款协议,按月还贷款来抵房租。“租房贷”的期限一般是半年、一年,长租公寓公司向房东是季付,这样便可依靠期限差形成资金池,利用这些资金为后续拓展房源提供资金。也就是说,长租公寓公司用租客的杠杆为自己的扩张服务。

张小姐透露说,自己当时签订的合同是电子合同,“因为签约后贷款机构的客服会跟我确认是否是我本人签订了贷款协议,我才发现我签过一个贷款协议。”但由于白纸黑字的合同已签,张小姐只能被迫接受这个事实。

但由于某些长租公寓运营商恶性抢占房源,哄抬租房价格。一旦资金链断裂,导致租客无房住,但仍需还贷款,个人信用可能受到影响。

在张小姐的案例中,所谓的“0押金”应届生租房优惠政策就像是一个“诱饵”。记者随即下载了蛋壳长租公寓平台的APP,发现该平台的APP标识上就写了“毕业0押金”五字。在首页推广上,记者找到了该平台推介给应届生的租房优惠政策,点进宣传页面即发现了“月付!0押金!”等充满诱惑的字眼,在该介绍页面上,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享受到“月付”和“0押金”这类优惠的前提是和第三方平台签署分期贷款协议。

在北京租房的袁先生发来投诉,他与中介房屋的租赁合同本该截止于2018年11月29日,但实际提前到了10月5日,袁先生租用的房屋无法继续使用居住,中介给出的原因是房东与该中介的合同只签约至10月5日,并且房东不会再与该中介续合同。

在该应届生租房优惠政策的介绍页面上仔细浏览可发现“活动规则”,记者点击查看发现,在“活动规则”页面,该平台写明此类租房优惠政策只针对通过学信网学籍认证的2019年应届毕业生,签约满一年及以上付款方式为分期月付的用户可享受0押金租房。

袁先生说,北京昊园恒业的做法存在故意欺骗消费者的行为,作为中介方的北京昊园恒业当时以“押一付一”方式让他使用“元宝e家”APP平台每月缴纳房租。但去年10月5日后无法继续居住,还必须每月缴纳房租,否则将涉及征信问题。

但记者在询问该平台应届毕业生租客时得知,许多毕业生在咨询租房时并没有浏览过相关介绍页面,业务人员也没有同他们介绍过选择这个应届生租房优惠政策的前提是“付款方式为分期月付”。“就算我提前知道0押金的前提是所谓的‘分期月付’,我也未必会察觉这就是一个贷款。”张小姐说。

记者在中国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看到,有很多投诉的消费者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北京昊园恒业使用“元宝e家”办理了贷款。

张小姐的遭遇显然不是个例。赵小姐去年九月底也通过这家长租公寓平台在宝山地区租了一个房间,当时她还是应届生,业务人员告诉赵小姐应届生可以享受特有的租房优惠政策,去年该平台给予应届生的租房优惠政策还不是“0押金”,是“付一押一”(在支付第一个月房租的同时还需再支付一个月的房租作为押金)。

据悉,2017年,北京昊园恒业与元宝e家达成战略合作。北京昊园恒业利用“租金贷”的资金,不仅大量收储房源,还大肆并购。据悉,其通过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一铭公寓”,一口气并购了大熊公寓、蚂蚁公寓等20家行业品牌。

“在我看房子的时候,虽然我当时表示我付三押一、付六押一也可以,但业务人员还是屡次引导我选择付一押一的付款方式,却不告诉我付一押一需要签贷款协议。”赵小姐当时也询问过付一押一和付三押一等付款方式有什么区别,业务人员表示,除了初次付钱的多少存在区别外没有其他区别。

而元宝e家除了向昊园恒业的租客提供“租金贷”服务外,还向很多长租公寓品牌如寓见公寓、爱生活爱公寓也提供相似的服务。

由于当时赵小姐住在酒店,对于租房一事已有些着急,便决定签约租房。“我签合同的时候也没细看,整个合同是电子版的,贷款协议是夹杂在倒数第二页,我当时根本没有发现,就签了约。”

不过上海寓见以及昊园恒业的暴雷把“元宝e家”拉下了水。

直到赵小姐发现第三方贷款平台以倒扣的形式扣除了她一年的租金,她才知道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了贷款协议,“后来我打电话去问客服,才知道贷款的情况。”赵小姐当时感到非常气愤,“我觉得自己被骗了,从一个租客,变成了一个还债人,莫名其妙背上了一年的贷款。”

租户退房却被青客公寓扣了9个月房租

消费者的风险大大增加了

从去年10月爆雷以来,上海青客公寓曾尝试接手寓见公寓,但善后工作迟迟未能取得有效的进展。在中国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记者发现,投诉上海青客的消费者也不在少数。

“贷款这个事情我肯定担心,我会怀疑长租公寓平台的资金链是不是有问题。”莫名其妙背上“贷款”除了令赵小姐感到愤怒之外,还让她遭遇到一些实际的影响。

上海的潘女士投诉,上海青客租房和中国平安好房联合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将原本一年的租房合同贷款成2年。潘女士介绍说,在平安好房贷款的期间,她没有收到平安方面给她任何的电话确认及借贷合同信息,一年到期后也没有任何纸质说明。后来青客工作人员相关回复:给潘女士录过一段视频,视频当时在出租房里拍摄,潘女士说她只是读了一段话,但借贷合同的事始终没有得到正面回答。

赵小姐在国企工作,因为工作出色获得了一个晋升机会,“我们公司晋升有个背景调查,结果查出来我有个信贷记录。”赵小姐认为,正因为被查出这个记录,才直接导致她后来未能升职,“我手上的项目也掉了。”

而来自上海的查先生去年8月29日已经从青客公寓退房,退房手续也已办理,可是9月1日青客居然还从查先生银行卡中扣除了9个月房租,查先生电话投诉后,青客反馈说因为房管员离职没有帮他办理银行停止扣款手续,后安排青客别的房管联系帮他办理,但一直没有返款。

赵小姐七月五日得知了自己升职失败的消息,七月六日就搬离了所在的公寓。“我当时已经受不了了。我拨打12315后成功解约,平台退了我50%的押金。”赵小姐的经历表明,即使租房分期贷款在消费者按时还款的情况下未必会影响到征信记录,依然可能对消费者的日常工作生活产生不利影响。

据悉,今年2月14日,麦家公寓对收购寓见公寓一事进行“官宣”,表示经过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的“搭桥铺路”,其已初步完成对原寓见公寓部分资产的重组工作。重组后,“寓见公寓”将被换上“麦家公寓”的新衣。

消费者被迫承担的风险不止于此。据悉,“租房贷款”已成为一些长租公寓平台拓展规模的利器之一,它们通过和第三方平台的合作可以一下子获得消费者一年的租金,为公司拓展房源提供资金,此外,这笔资金也有可能用于其他高收益、高风险的投资项目。

除了青客公寓外,蛋壳公寓在过去的一年内也遭到消费者频频投诉。

这种模式下,一旦资金链断裂,这类长租公寓平台就有可能“跑路”。据《长江商报》统计,自2018年杭州鼎家公寓、上海寓见公寓、北京昊园恒业、北京爱佳心仪等在内的多家长租公寓出现爆雷或跑路现象后,有近16家或大或小的长租公寓品牌“阵亡”。

杨先生去年6月在蛋壳公寓租房,之前已付过500定金,蛋壳公寓销售人员说现在公司要融资,准备上市,所以公司要走一个流程,现在要签订2年期限的合同。蛋壳销售告诉杨先生说只是一个形式,到满一年后你可以退租的,到时候不扣除押金。杨先生随后同意并签订了合同,但是合同中有15页月付分期那一页销售人员根本没给杨先生看。随后蛋壳销售人员让杨先生下载了一个叫任买的app,这个app上的订单显示总共23期,每期2160元,总金额高达5万。

记者查看上海消保委公布的各大相关案例发现,在消费者背负了贷款的情况下,消费者作为直接借款人,一旦长租公寓平台资金链断裂,不但消费者需要继续按照贷款协议还款,还可能被没有从长租公寓平台收到房租的房东强制清退。“租客们的房租都是通过长租公寓平台支付给我的,一旦平台资金链断裂我是收不到房租的,到时我就会面临是否清退租客的问题。”上海房主蔡女士目前将自家房子交给长租公寓平台代理出租中,考虑到长租公寓平台容易“爆雷”,她想要提前解除与平台的合同。

杨先生告诉销售说他不需要租房分期,并要求退租,销售人员告诉他押金不可能退,然后就直接走了,钥匙也没给杨先生。杨先生之后打蛋壳公寓的400电话要求退还押一付一的钱,但之后就没有了蛋壳方面的回复。

据上海消保委2019年3月7日发布的投诉披露显示,2018年,消保委共计受理891件消费者关于寓见公寓的投诉,寓见公寓存在诱导消费者通过第三方金融机构贷款,以消费者信用换取资金保障,让消费者“交租”变“还贷”的情况,大大地增加了消费者的风险。

事实上,“长租公寓+租金贷”的模式下,很容易形成资金池,长租公寓公司收到的资金,可能并不会付给对应的房东。或许,监管部门需要对“租金贷”行业加大监管力度。

此类案例层出不穷。2018年4月,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链,无法向房东缴付房租,导致一些尚处于租房合同期限内的消费者,不仅遭遇房东强制清退,还因贷款合同绑定贷款而面临个人信用风险。

去年8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三不得”和“三严查”,其中就包括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另外,将严查不按约定用途使用融资资金的行为。

张小姐表示,在得知自己在未知情况下签订了贷款协议后,平台方工作人员向其表示,公司向他们承诺只要租客按时还款,租房贷款不会给租客产生任何征信方面的问题。她说:“我觉得这说法不可信。更何况,在我的合同期内,万一这公司跑路怎么办?”

随后,在去年9月30日,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官网发布通知,要求上海市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立即暂停与代理经租企业合作开展个人“租金贷”业务。同日,上海市住建委也发布通知,要求代理经租企业不得与未经国家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无金融许可证的机构合作开展个人“租金贷”及相关业务。

建议

由于长租公寓平台的大量出现,目前市场上出现了不少长租公寓。在选择这类物业的时候,一定要关注平台的实力,尽量选择经营时间较长、资金实力雄厚的公司的产品,以免遭遇诸如杭州鼎家、上海寓见等平台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让租客无房可住的尴尬情形。

毕业生租房需多思考一些利诱背后的原因

中国质量万里行也特别提醒是,选择长租公寓平台产品时,应该避免落入“租金贷”陷阱。“租金贷”这种互联网金融产品原本是为了解决租客短期资金短缺问题,但却被长租公寓平台“玩坏”,成为其扩张工具。而问题在于,一旦长租公寓平台出现资金链短缺问题,被挪用的“租金贷”需要租客来偿还,但房东因为收不到房租而收回住房,于是一次性支付了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房租的租客,便会成为受害者。所以,在签订租约的时候,对于租赁合约以外的协议,一定要多留一个心眼。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条规定:“经营者与消费者进行交易,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上海消保委认为,部分长租公寓中介服务机构误导消费者通过与其合作的第三方金融机构进行贷款,以消费者的信用风险换取其资金保障。一旦经营不善,极易造成消费者面临个人资金或征信风险。截止到2018年9月,上海消保委受理相关投诉330件,占长租公寓相关总投诉的23.6%。

“毕业生没什么社会经验,如果他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了贷款协议,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分期贷款的意思,这个合同是否有效成立都值得怀疑。”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祝涵律师说。

“租房贷款并不仅仅是针对毕业生的。”祝涵律师向记者表示,从企业的角度来说,这类分期贷款对部分租客而言确实是存在一定帮助的。“因为很多租客如果自己去申请贷款的话,可能会比较麻烦,所以这也并不是纯粹恶意的。关键还是在实践中如何去操作、去辨别、去落地。”

在祝涵律师看来,长租公寓平台的“二房东”性质会产生一定的风险,他建议毕业生在租房时,首先需要注意长租公寓平台的实力;其次,直接与房主签订租房合同更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直接租在我看来是最好的,哪怕付一点中介费,二房东有可能会跑,但大房东不会跑。”

工商相关人士表示,毕业生与长租公寓平台签订的大多是格式合同,这类诱导毕业生签订涉及分期贷款的格式合同的行为,存在着格式条款未尽到告知义务的问题。在他看来,凡是大公司订立的格式条款,是很少会存在漏洞的,毕业生在签约前还是需要谨慎思考,“他们对一些利诱背后的原因,需要多加考量。商家为什么愿意提供0押金和相关服务,都是需要思考的。”

本文由js金沙官网登录发布于 热点,转载请注明出处:蛋壳青客等多家长租公寓平台涉嫌,长租公寓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